企业侵权
商业事务调查
企业侵权
商业事务调查
新闻资讯
News

已婚出轨男人的心声:发生“婚外情”的时候,我在想什么?

男人小元的自述:

我属于流动资金尚算充足的商人,所以不乏投怀送抱的女人,当然我本身也喜欢这群女人。也是男人自古以来就不断追求的事情吧,除了金钱、权力,我认为剩下的就是那点事了。

好的情爱,可以让人精神抖擞,如沐春风。

我周旋于不同女人之间,当然我也给钱,不然显得吃相太难看。

已婚出轨男人的心声:发生“婚外情”的时候,我在想什么?


你问我选女人,当然肤白貌美,又懂事乖巧,自然是求之不得,但是少之又少。很多时候男人选女人,过得去就可以了。

总的说来我更喜欢少妇,因为她们有自己的家庭、事业,不会过分胡搅蛮缠、要求陪伴,懂得分寸,不会不分时间地打搅我的生活,也不会经济拮据到开口要钱。我认为良家比小姑娘更好。

对于不同女人,我给的钱也会有区别。安全舒适,在一起时间久的,我自然会多给点。但是对在女人身上花钱这个事情,我是有预算的。随着物价的变化,随着时间长短、性格好坏,我又会给与不同的金额。

比如有个姑娘,刚跟我一起的时候,还是未婚,长得也还行,但是所谓好看,未必好吃,吃过以后,觉得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,就是有事没事拿过来用用吧,仅此而已。

后来这个姑娘结婚生子,结婚就表明说不跟我继续了。谁知道,生完孩子,就离婚了,带着孩子离的,啥也没捞到。这个姑娘呢,找了自己妈妈带孩子,又租房子,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,想想也是不够啊,所以她就选择继续跟我保持这种关系。

这个是无形的雷啊,有个娃,有个妈,租房子,万一以后爸也不工作了,一家三口赖上我,我也怕,本来就是玩玩的,搞得要鸡飞狗跳的,所以赶紧撤。

如果你问,那人家就问你要个一万块,你为什么不给?因为你不能开口问我要,你开口要了,我就看不起你;我自己给你,是我愿意给。有了第一个一万,后面会有无数个一万在等你,无底洞。

男人小方的自述:

说说我的经历吧,她是我很多年前的同事。

那时候我还年轻,去一公司上班,我们是同一个办公室。她能力一般,但是女强人的范;我外柔内刚,所以比较聊得来。她当时有流露出想和我谈朋友的意思,但我没有接招,她也知道我是拒绝了,所以一直以哥们相称。

不接招是因为,她不是我选妻子的标准,感觉我惹不起她。

我得承认,那时候就曾经有幻想,和在一起,会是怎样一番风景呢?

当然这个想法并没有强烈到让自己去付诸行动,而只是一个想法,但这个想法一直埋藏在心底,所以,等十几年后的今天,老子也发财了,我就想实现这个梦想。

所以我就主动撩她——嗯,我们都离开了那个公司多年,但我们一直躺在对方的 QQ 里,这么多年都会在春节时互相问候一句。

她也知道我炒房炒股有钱,所以我约她出来吃饭,她很爽快就答应了。

我有钱,她缺钱,我邀约,她赴约,我邀在酒店,她也不拒绝,这不就很明了吗?

当时的心情是很激动的,我还是一个有点浪漫主义的男人,我给她准备了一条白金项链,我想象中是吃完饭,邀请她去我事先开好的房间,一进房间我就把她壁咚了,然后拿出项链来给她的脖子戴了,再然后水到渠成……

前面都基本按照我的剧本进行,只是要给她送个礼物,把项链挂在她脖子上后,她直截了当地来了一句:

“不如给我钱!下次你就直接给我现金吧!”

说实话,我一下就倒了胃口,就好像一盘香喷喷的菜端上来,正准备品尝时,发现有一根头发丝!

但也不能不吃呀,我还是想吃,所以用哈哈大笑把这个给圆过去,我说:宝贝儿,现金也有,我给你去拿。

我的包里真有五千块现金,我去取出来,朝她晃了晃,转到她的包里。我们的包正好都放在一起。

她笑了,我也笑了。

我后来没有再约她。她也好面子,没有主动约我。

直到情人节的前一天,她问,不祝她情人节快乐吗?我说今天可以祝,明天太危险,就提前祝吧。于是顺手给她转 2000 块钱。她很高兴,说以后都要有这种仪式感呀,一年当中有 2 月情人节(西方的), 7 月情人节(我国的),三八节,六一节,中秋节,新年,春节,生日,一个也不能少。

我说好好好,但过了几天,我就把她拉黑了。

我之所以给她 2000 块钱,一是不驳她的面子;二是我觉得她值得一万多,因为上次项链加现金一万出头;三是我也是最后一次试探,看她的反应。

见她这个反应,让我觉得她是一个无底洞,至少我得替她还房贷。这个也不是不可以,但不能是逼我,得我主动,我愿意才行。你主动提,我被动接,我就没法控制,所以,尝了一次鲜,我也了却了心愿,满足了,这时候快刀斩乱麻,最划算!

已婚出轨男人的心声:发生“婚外情”的时候,我在想什么?


写在最后的悄悄话

真心地讲,面对 小元、小方这两个已婚出轨男人的真心话,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进行油腻的评论了。今晚主要交给你们吧,我就简单说两句。

这俩商人,有钱,家里的老婆都是老实的农村妇女,只管孩子,不管他们;他们呢,不管孩子,不管老婆,只管给钱。

而其他女人呢,主动往上扑或半推半就多的是,这种两厢情愿又不违法犯罪,这社会能拿他们咋滴?

有一些挑剔的读者,对我要求很高,要我刊登的文章伟、光、正,说要我倡导主流。

我确实也想,但转而又想,不是有很多正儿八经的人在写么?要让我拒绝面对真实,旁流的都视而不见,做一个某联播式的评论,恐怕我做不到。

大家都是成年人,我相信大家面对各种观点,能做出自己的判断与选择。

你觉得小圆小方的做法如何评价?今晚,爆炸的评论,就交给你们啦!